首页 >> 中职 >>招生问答 >> 就读中职学校怎么样
详细内容

就读中职学校怎么样

时间:2019-10-14     作者:zhixiao5【原创】   阅读

  就读中职学校怎么样?中考在即,一位在老家中职学校上班的朋友,又开始在自己的朋友圈,辛勤地转发他们学校的招生简章。曾经觉得好奇,问过她,又不是招生人员,为什么还要这样做。

  

  她说,几年以来,自己一直这样做,就是为了完成指标——学校给每个在职员工规定了任务,完成不完成,都有说法。

  

  像这样把名额下方到每个员工,无外乎是招生工作难呗。

  

  如果学校招不来学生,其实就徘徊在解散的边缘。为了学校的发展,也为了自己的饭碗,他们这些教职员工,都很拼。

  

  过去的辉煌,如今的平凡我所知道的那所学校,多年前很辉煌。读书的时候,好多教过我的中小学老师,好多优秀者,就毕业于那里。等到了我中考的时候,那所学校,依然难考。

  

  成绩不够拔尖的我,只好与那所向往学校失之交臂,在父亲的遗憾和母亲的担心中,惶惑地离开山村,去了前途未卜却很费钱的县城高中。

  

  我的朋友告诉我,那所学校,情况早已经今非昔比了:在本科教育已经扩大了好多年之后,在就业形势变化巨大的今天,他们这种层次的学校,境遇早就不象多年以前了。

  

  当初的辉煌,已经洇没在岁月的尘埃里。如今,这样的中专学校,招生很困难。

  

  说白了,早就是在时代的洪流里苦苦挣扎了。

  

  从前本地区尖子生才能考进去的学校,或者成绩不够好但也不能太差,必须家里有钱有权才能找到门路进入的学校,如今竟陷入要自己屈尊请人来读的局面。

  

  当年的傲娇公主,如今也难逃煎熬。

  

  天壤之别的巨大变化,就发生在这二三十年里,而且是确确实实的。

  

  那校址,是一所多年前地区小有名气的中等师范学校,二十多年来,又陆陆续续合并了几多中等专业学校,迁徙了周围的民居,多建了几栋楼,扩大了操场。专业越来越多,学生越来越多,名声呢,却越来越没落。

  

  二十年多前,中专非常难考那曾经是我们这一代好多乡下人梦想的学校。

  

  至少在20多年前,当时的农村初中,学习最好的同学,一般不会选择高中,而是会选择考中专。当时一般百姓的眼光,觉得上高中考大学也是找工作,只要考上中专直接就会有工作,认为这样是走人生的捷径。

  

  所以好多农民家的孩子,会选择复读考中专,一年不行就两年,甚至有复读三年四年考上一所中专的。

  

  在我们村里,我的同学的姐姐,就是复了三年课,考上了地区卫生学校,毕业后成为了县城医院的护士,也成了我们村里家长教育孩子的榜样。

  

  我那吊儿郎当的同学,就生活在她姐姐的阴影里,直到外出打工开饭店,自己做了小老板,还经常受到父母的奚落,认为他比不上姐姐,被当作负面的典型,特别是他找过三任妻子的事情。

  

  多年以后,有几次喝了些酒,我们的那位同学,一再真诚地表示,羡慕我们读书多,我们有自己的思考,能主宰自己的生活。不像他那样只凭着感觉走,最后走出一身伤痕。

  

  我们乡里,多年前另一个有关读中专的故事,主角是一位应届生。

  

  这位应届生成为传奇的原因之一,就是他当年就考取了中录取分数最高的中专。

  

  按说,人家本来应该读高中考清华北大的,当时所有的老师都这么认为。

  

  但是他们家的条件不好,甚至可以说,非常差:他的父亲,先前是他们村子里的干部,有女性崇拜者,可能也适当关照了人家,结果被人家老公伤了腿落了残疾。

  

  但是人家的儿子,却和他的父亲一点也不像。

  

  他在班里学习最好,甚至成绩好的远远超过复读两三年的哥哥姐姐们,当然不乏有女生崇拜,人家却清清白白。

  

  他在班里的人缘也好得很。家里种玉米,秋收时节,人手不够,他的同班同学,就相约一起到他家,去帮忙秋收。

  

  所谓的看子敬父是也。

  

  读最好的中专并不是故事的终结,他后来留在那所中专,多年之后拿了985大学的博士,变成了大学老师。

  

  二十多年前,中师第二难考虽然好多人对老师的职业并不看好,但是20多年以前,在农村地区,中等师范却非常难考。

  

  大家都看好中等师范的原因,是入学有补助,就业包分配。在当时的人看来,一个农村娃,考高中,上大学并不十分保靠。但是能考上中师,就不一样了。

  

  但是好多地区考中师的条件,是非应届生不可。往届生没有报考资格,甚至在许多农村中学,如果父亲或母亲是老师,还会享有降分录取政策。

  

  当初我们班主任家的儿子,就是通过这样的政策,进了中师,毕业后父子俩在同一所中学,同一个教研组,共事好多年。

  

  二十年前,技校不是谁都能考的现在的职业学校,给人的感觉和过去的技工学校差不多。但是过去的技工学校,却也不是谁都可以去就读。

  

  那个时候读技工学校,最起码的身份标准是非农业户口,一所农村中学,并没有几户人家的孩子是非农业户口。甚至在报考的时候,好多同学都搞不清楚什么叫非农业户,大家甚至取笑说,就是“会飞的农业户”,虽然当时的学校的招生规模不大,因为报考条件的限制,竞争不激烈,即使班级的后几名,也可以去技工学校就读。

  

  我就读的初中,当年某乡长的公子,不爱学习,生性好动,每学期总要在副班长的位置上翻滚几回,是个中专没指望,中师没希望,高中考不上的家伙。但是后来人家上了技校,毕业后就工作。当我们前途未定的时候,人家已经在进步的路上,如今已经做到镇长了。

  

  历数我家乡中学二十年前的中专和中师的毕业生,有一大批人已经成为行业的佼佼者,成为优秀教师,成为个体户,但是也不乏改革大潮中溺水者。

  

  每当我看到那些回忆当初读书千般好,却万般抱怨眼前处境的人们,就想起那位从中专读到博士的老乡。

  

  近些年,中专中师招生难近20年来,由于大学的扩招,就业制度的改变,以及教育消费的升级,多数有能力的家庭,会尽量让孩子读高中。

  

  中专和中师的生源,因为就业形势不景气,而变得大不如前。

  

  “先去读高中,即使将来混大专,也决不让孩子读中职。”长时间以来,职业教育一词,好像变成了差生乃至坏学生的代称。

  

  在这样的社会风气下,二三十年前让人仰慕的学校,竟陷入了“政府重视,社会轻视,家长歧视,学生蔑视”的局面。

  

  像这样,虽然毕业时不愁就业,但是在招生的口子上,却不得不面临招生难。

  

  为了完成这篇文章,我问过其他几所职业学校的老师。他们一致感慨,这些年职业教育的变迁是“从精英教育沦为平民教育”过程,得巨大的变化,他们甚至都不适应,学生不爱学习,目标不明确,很少思考人生的价值。

  

  他们说,虽然学校的就业形势还不错,毕业之后即可以签约分配,工资也不低,但是招生却非常难。

  

  但是学校的存在也是有价值的。

  

  比如该校汽车维修专业的学生,毕业就能进入4S店。“中职学校呢,相比大学能提前3到4年就业,这会减轻了家里的负担。而且农村的孩子,想找到这样的工作根本不可能。”一位就业办的老师说。

  

  中职学校就读,依然可以升学从前是挤破了脑袋要进这样的学校,今天挤破脑袋想进的是高中,甚至退而求其次,是普通高中。这样的选择,无非是为了保存大学梦。

  

  其实,并非中考失败,就注定无缘高考,无法圆大学梦。

  

  中职教育已经打通了升学的“天花板”。如今,除了直接就业以外,也有不少正规的职业学校,学生们可以选择升学深造,只要能通过“三校生”(技校、中专、职高)高考,照样可以考取本科。

  

  升学之外,中职就业前景尚可职业学校的核心是技术,向多年来网上一直炒得火热的蓝翔,新东方厨师,都是保证学员能学会技术的。地区的职业学校,也不能只满足于贩卖文凭。

  

  服务地区经济,设置更好的专业,促进地区经济的发展。工业发达的地区可以着重培养技术工人,20世纪80年代执教热,主要是因为好就业。

  

  当今我们中国正处于制造转型升级的阶段,培养大国工匠,职业教育依然可以有所作为。

  

  甚至面对于我国农村人口多的现实,能转变人们的观念,促进涉农专业的发展,也是时代的需求。

  

  在许多地区,相对于商贸、汽修、机电等专业的热,农业农村类专业却遇冷甚至办不下去。

  

  不少农村家庭就是想走出农村,学涉农专业有点不甘心。其实放怀长远,能立足农村搞好产业,农业技能型人才是必须的。

  

  但是,社会需求终将决定观念变革。随着低端劳动力被机器取代,未来一线劳动者将主要是技能型人才,职业教育在培养技能型人才方面的优势将越来越明显。

  

  这个社会需要学习。当年的乡下,许多复读多年考中专进城里的人,因为后来企业的改制改革,很多丢掉了铁饭碗,如今人到中年,依然在为生存奔波。

  

  试想如果当初能够再看得长远些,不把进城当人生唯一的目标,能够不断学习,不断进取,一定会有比现在更好的生活状态。

  

  我们的国家,也更加的重视职业教育。年初,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》出台,今年职业学校又将扩招100万。从政策制定,到落地,都可以看得见。

  

  选职业学校,认真学下去,说不定就是改革的受益者。

  

  无论孩子们读高中还是读中职学校,最重要的不是看现在,而是看迎接将来的心态和行动。

  

  关于教育,关于人生,更多故事:上世纪90年代,老师们为什么想改行?师范生为什么不想当老师?

  

  1990年代,一位乡村教师的爱情往事,以及破灭的作家梦70后农村女生成才案例分析,人生这样走,必定会逆袭一位乡村教师的职业生涯,面对不可及的职称,不如只求做最好自己